转型时期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建构探究
2019-01-08 09:49:00   点击:

 胡春阳
         摘 要:当代中国社会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认同主体教育的虚化、大众权益的实现仍有差距、认同客体的解释力下降、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空泛化的趋向等多种因素交织在一起成为弱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主要原因。对此,我们需要通过分层教育注重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体塑造;推进理论创新凸显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文本权威;解决民生问题培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动力基础;注重大众传媒拓展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传播途径,从而最终增强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巩固其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主导地位。
        关键词: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社会转型
        中图分类号:A81 文献标识码:A
        建国后长期以来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处于主导地位并得到人民群众的普遍认同,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当前我国已经进入社会转型时期,整个时代背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民众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呈现弱化的趋势。这既有来自国内外大环境的影响,也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客体自身的原因。对此,我们不能刻意回避而应理性分析这些问题,积极探寻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应对路径。
        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内涵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是指“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对党的指导思想及其衍生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等产生的价值取向和心理倾向,一种在社会政治生活中产生的感情和意识上的归属感”[1],在此基础上内化为社会成员的价值导向和思维方式,外化为个人在社会生活中的行为准则的过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属于社会认同,是人民群众对无产阶级政党所倡导的价值理念、政治准则和未来的社会理想的认同,它是一个主客体相互契合的复杂过程,主客体的多种因素直接影响着认同的效果。
        理解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必然涉及到三个方面的问题:“谁去认同”、“认同什么”以及“如何去认同”,也就是对认同的主体、客体和介体的界定。首先,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反映了无产阶级的阶级属性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诉求,马克思主义最鲜明的政治立场就是致力于实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而认同的主体是人民群众。人民群众的主体性地位要通过公平公正地分享社会主义的发展成果得以体现,主体性地位必须与其利益分享紧密联系起来。其次,作为认同客体的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自身的建设将直接影响着主体认同的效果。因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需要协调同其他非主流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深化理论内涵、拓展理论深度、推进理论创新,凝练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内容。最后,作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介体在连
接认同主客体的关系中起着“桥梁”的作用。认同介体由处在一定社会共同体中的社会成员间的交往过程及交往方式、方法所构成。认同介体需要注重主体的认同心理并发挥宣传教育机制的作用不断巩固认同效果,同时积极实现向行为认同的转化。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也是一个对价值目标趋同、接受和践行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包括认知认同、情感认同和行为认同三个阶段。首先,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需要通过建立健全宣传教育机制创新宣传教育方式,使人们获得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理性认知。认知认同是通过信息输入的方式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被社会成员接收并进行信息加工形成对理论的认识与印象,认知认同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逻辑起点,是情感认同、行为认同的前提和基础。其次,在实现了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知认同之后还需要对其产生肯定或赞同的情感指向,情感是增强主体对意识形态认同的重要因素,因此需要强化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正面情绪体验,形成以热爱为核心的情感动力,在内心信任、支持等情感支配下自觉提升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情感认同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知认同产生强化和催化的作用,情感认同发自内心,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自愿地接纳与亲近,在认同效果上具有更强的稳定性。最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根本目的是要将主体的情感和对意识形态的认知内化为人民群众的理想信念和价值准则,外化为具体的实践活动从而实现行为认同,主体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如果不能付诸实践也就失去了意义,“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2]认知认同、情感认同和行为认同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过程中相互影响、相互促进。认知认同是情感认同和行为认同的基础,情感认同为认知认同和行为认同提供内在的精神支持,而情感认同和认知认同的最终结果都要通过行为认同得以体现并成为意识形态认同的实践力量。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就是认知认同、情感认同和行为认同的辩证统一的过程。
        二、转型时期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困境分析
        认同是一个主体价值定位和价值建构的过程,总是处在认同——认同危机——新认同的运动之中,在这一过程中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常面临着各种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常常成为弱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重要原因,要实现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首先需要直面这些亟待破解的问题。
        (一)认同主体教育的虚化
        构成当前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体的有执政党成员和领导干部、青年知识分子、工人农民群众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对主体的要求大致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认同主体作为社会性的人必须具备健全的心智,这是意识形态认同对主体要求的身心条件或客观条件。另一方面从主观条件来考虑,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要求主体接受一定程度的教育能够理解意识形态理论并了解国家政治生活与社会发展前景,能够进行意识形态的选择并用于指导自身的社会实践活动。
        认同主体的教育成效直接影响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度。近年来,“我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未能充分有效地转化为对于社会主义的认同”[3],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认同主体教育的虚化。其原因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认同主体教育的方法制约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效果。长期以来,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体的教育方式上我们还是习惯于控制式、权威式而缺乏对话式地交流。推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主导者控制着话语权,对认同主体的教育是自上而下的单向传播,隐形的话语霸权很容易漠视不同认同主体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情感认同,其主体性特征湮灭于僵化的传播机制之中,导致教育效果不佳。
        第二,认同主体教育的实施需要良好的社会环境。社会环境构成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体教育的平台,支撑着认同主体教育活动的开展。从现实情况来看我们还没有真正营造出认同主体教育的良好社会氛围。例如,民众参与国家政治生活的积极性不高;除执政党和国家机关外,其他社会团体、组织机构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教育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在意识形态主体教育中重视理论的认知认同,轻视实践认同等等。另外,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形成了皇权至上的传统,因而历代的意识形态认同主体的教育都是为了培养合格臣民的教育。尽管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体的教育与封建社会培养合格臣民的教育有着质的区别,而且现代的教育理念已经被民众广泛接受,但传统培养臣民的教育理念在一定程度依然影响着当代意识形态认同主体教育的方式和效果。
        第三,学校的思想政治教育不能完全代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教育。虽然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教育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题中之义,但二者并不能完全等同。从我国整个教育体系来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体的教育主要是通过学校思想政治教育的方式来实施的,其目的是使受教育者服从国家的政治行为准则,培养良好的道德品质以及正确的价值观念。这种教育侧重于对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养成教育,但很大程度上依然具有过度理想化的特点,坚持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方向性和原则性而忽视针对不同认同主体的差异进行多层次的教育。而且,学校思想政治教育涉及的内容多,领域宽泛,在意识形态认同主体的教育上还存在着盲区,对迅速变化的现实生活和认同主体关注的热点焦点问题往往不能及时回应。此外,学校的思想政治教育多理论教育少实践教育,难以真正
融入认同主体的日常生活之中,不易形成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行为认同。
        (二)大众权益的实现仍有差距
        制约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效果的因素有多种,其中最重要的是能否保障和维护好大众的基本权益,对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维护直接影响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实现。当前制约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重要原因就在于人民群众权益的实现程度与其要求间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尤其民生问题成为制约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首要问题。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实现与人民群众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积极情感有着密切的关系,而这种情感的获得又与人民群众关心的民生问题能否得到妥善地解决分不开。当前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解决了民众的基本日常生活需要,但同时凸显的社会问题也日益明显,涉及到就业、上学、看病、住房、养老保障等诸多方面。民生问题和实现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息息相关,已经成为我国现阶段社会主义建设中不可回避的问题,其原因在于:
        第一,整个社会大环境的改变。改革开放后人们的主体意识不断增强,折射到现实社会生活中就表现为关于民生问题的各种利益诉求:不仅注重集体的公共利益而且更注重个人的尊严和价值;不仅关注具有远大理想的精神生活而且更关注功利和现实的物质生活;不仅强调奉献的伦理观而且更强调义利统一与公平竞争。
        第二,民生问题的内容在不断拓展。民生问题具有时代性,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民生问题的内容也在不断拓展,人们对解决民生问题寄予了更高的期望。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对民生问题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能够解决温饱问题,而现在的民生问题则已经涉及到方方面面,不仅仅是简单的物质需求的问题了。
        第三,民生问题的矛盾主要是社会发展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造成的。我国经济发展的历程与西方发达国家不同,仅用了几十年时间我们就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经过上百年才实现的经济目标,但社会发展却没有同步而行,二者间的发展水平严重失衡,从而使得民生问题的矛盾愈加突出。
        (三)认同客体的解释力下降
        作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客体,其解释力是指作为一种与时俱进的思想观念体系,紧密联系当代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活动并能够给以科学、全面的阐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解释力是变化的,随着社会主义实践的发展而不断丰富。能否提升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解释力是应对多种社会思潮对主流意识形态的冲击和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关键。
        随着当前时代问题的大量涌现,完全沿用主流意识形态中旧的话语已不能对现实世界作出合理的解释,甚至一些旧的问题也同样如此,“迄今为止,还没有从理论上对社会主义条件下的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问题、剥削问题、如何认识社会主义优越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为什么‘垂而不死’等问题作出令群众信服的解释。而阐释主流意识形态的文章对重大问题避而不谈,即使谈也是牵强附会。”[4]其结果必然会导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弱化,对青少年的影响尤为明显。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研究的滞后是造成其解释力下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事实上,当前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新变化反应不够灵敏,对新成果吸收不够及时,造成理论创新在一定程度上滞后于实践。……削弱了自身的抵抗力和影响力,致使在与其他意识形态的斗争中有时陷入被动境地。”[5]意识形态的解释力具有较强的时效性,理论研究不能及时有效地解释现实问题只会增加认同主体的困惑。部分研究者打着理论创新的旗帜注入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思想进行所谓的理论重构,其结果既不能有效解释时代问题又不能构建国际认同的话语体系,却导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出现“概念漂浮”现象,成为自言自语自得其乐的清谈。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解释力下降还与当前意识形态理论研究的浮躁化有关。从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创新需要长期坐冷板凳进行深入地研究,非一日一时能够奏效。市场经济中各种利益的诱惑致使部分学者不能够潜下心来,其理论成果重复性的应景之作多,原创性的、深入思考的高质量成果少,对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解释力贡献不大。部分理论研究者缺乏使命感,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不自信,常常不自觉地淡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理论研
究对现实问题回应乏力。这一现状如不能改变,势必会削弱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解释力,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
        (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空泛化的趋向
        促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需要采取切实可行的宣传方式,只有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占领理论宣传高地才能巩固其主导地位并获得人民群众的认同。当前,主流意识形态的理论宣传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在宣传方式、方法上仍然存在着空泛化的趋向,制约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效果。
        一方面传统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传播路径受到挑战。建国后直至上世纪八十年初我国在思想文化领域较少与世界其他国家交流,在意识形态领域基本不存在
能与主流意识形态竞争的其他社会思潮,认同主体也很少需要作出价值选择,执政党采取简单的组织传播方式就可以实现其政治宣传的目的。改革开放后伴随信息科技的迅速发展,传统的自上而下的单向式宣传教育方式已经不能完全适应形势的变化,其传播路径不断受到挑战。当前我国信息传播的广度、深度、速度都实现了质的跨越,借助电视、手机、互联网等信息平台,信息传播越来越依靠自由传播方式进行并日趋立体化。由于“互联网是开放的,信息庞杂多样,既有大量进步、健康、有益的信息,也有不少反动、迷信、黄色的内容。互联网已经成为思想政治工作一个新的重要阵地。国内外敌对势力正竭力利用它同我们党和政府争夺群众、争夺青年”[6]。网民可以集传播的主客体于一身,很难用传统传播方式来控制民众的价值选择。而我们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宣传教育上采用数字
化、影像化和感性化的新媒体传播方式还远远不够,直接制约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效率和认同效果。
        另一方面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的大众化、通俗化的力度不够。目前,我们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宣传上存在着空泛化的趋向,主要体现在大众化、通俗化的力度还不够。专业学者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研究上重视学术的规范、学理的严谨以及专业学术话语的使用,常置通俗化的日常生活话语于理论视野之外,晦涩艰深的理论阐述只能为少部分人所理解,学术研究在促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过程中没有起到明显的效果。反观毛泽东、邓小平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理论文章则深入浅出、生动形象,成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大众化、通俗化的典范之作。还有如中宣部组织专家编写的《理论热点面对面》等系列丛书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普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与浩如烟海的专业学术著作相比,这种有利于扩大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影响力的理论普及书籍不多,精品类
的更少。除专业学者外,政府的宣传机构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宣传过于简单化、空泛化,难以实现强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目的,具体体现在:“一是宣传方式的单一化、片面化、教条化。二是宣传内容的庸俗化。三是宣传口号式和标语式的空话、套话、大话比较多。”[7]计划经济时代下传统的宣传思维依然存在,忽视人民的利益诉求和日常生活话语的表达方式,缺乏理论宣传的有效反馈机制,虽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但宣传的效果却不尽人意。这种理论宣传的方式如果不加以改变,只会使人民群众失去对主流意识形态的兴趣,甚至增加排斥感,严重削弱其认同感。
        三、增强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应对路径
        社会转型时期我们需要不断巩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但当前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却并没有使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同度得到提升,面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中暴露出的大量问题我们必须迅速探寻解决的路径,这也将成为我国当前意识形态理论研究中的重大课题。
        (一)实施分层教育,注重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体塑造
        认同体现了主体与外部世界的价值互动关系,我国的认同主体构成复杂,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知和理解有很大的差异性,因而针对不同的群体实施分层教育才能塑造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合格主体,获得最佳的认同效果。
        1. 学校教育对认同主体的塑造
        当前我国对青年学生进行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教育主要是通过学校教育的方式来完成的。作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教育的主阵地,学校要在课堂内外开展多种积极有效的教育活动,发挥校园文化的意识形态教育功能。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需要认真研究教学规律,不断进行教学形式的改革,课堂教学不能完全成为单调枯燥的政策报告会,要把抽象的政治理论与学生关注的日常生活以及时政热点焦点问题结合起来,在情景式、体验式教学中实现学生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情感认同,从而获得良好的认同效果。在课堂之外,要加强校园文化建设和实践课教学,可以采用社团活动、人文讲堂、辩论赛、参观爱国主义示范教育基地等多种形式,在培育学生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价值取向和政治情感的基础上实现其行为认同。
        2. 农村教育对认同主体的塑造
        同其他认同主体教育相比,农民的认同教育始终处于薄弱环节,当前的城市化进程促使大批农村青壮年人口向城市转移,长期存在的城乡二元化结构又形成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教育的“真空地带”。因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不仅要关注经济建设也要把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主体的教育纳入其中。各级政府机关要向农村提供公平、优质、多样化的教育资源,不断拓展教育主体的覆盖面,构建农村的终身教育体系,引导农民追求新风尚塑造新型农民。针对农民群体的特点在宣传教育过程中要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理论通俗化大众化,并与农
民的切身利益联系起来促使他们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在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过程中实现其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行为认同。
        3. 企业教育对认同主体的塑造
        企业文化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强劲的精神动力,是企业的灵魂。通过企业教育塑造认同主体就需要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融入企业文化的建设过程之中,在培育合格企业员工的同时也不断强化主体的认同效果。当前我国企业员工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认同度还是比较高的,但也存在着部分成员对国情社情了解不够,政治素养有待提高等问题。在对企业员工进行教育的过程中要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教育的主题融入生动活泼的形式之中,可以开展企业职工职业道德演讲赛、青年职工政治轮训、国情知识竞赛、时政主题座谈会等。注意把握企业职工的思想动态,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基础上增强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成效。
        4.机关事业单位教育对认同主体的塑造
        机关事业单位中党员干部所占比例较高,他们也是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最高的群体,但他们也面临着外部环境的各种考验,因而需要构建机关事业单位的教育体系巩固其认同效果。通过创建学习型机关党组织,使机关事业单位建设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教育相结合。一方面要突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教育的针对性,必须长期坚持在实践中形成的民主生活会制度、“三会一课”制度等,使之成为促进党员干部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有效途径。另一方面要注意内容分解,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教育的有效性。机关事业单位认同教育的内容不一定系统化,可以“化整为零,化有形为无形,巧妙地分解、融注到各种信息载体与渠道,体现于示范群体的行为方式之中,形成对社会的潜移默化作用”。[8]
        (二)推进理论创新,凸显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文本权威
        要进一步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就需要认真总结实践中的历史经验,要有丰富和完善理论的自觉性,在不断推进理论创新的基础上凸显其认同的文本权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就是长期同各种社会思潮批判斗争的过程中被人民群众所认同的,虽经挫折但历久弥新,其重要原因就在于其自身理论不断创新,与时代同步发展,保持了理论对社会实践阐释的科学性和前瞻性。
        一方面,推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创新必须建立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继承的基础上。第一,要注重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的解读。经典文本和后来学者阐释的文本以及政府部门为宣传需要而编写的文本是有区别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原著,思想深邃,逻辑严密,文字优美,是传世之作。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本之所以被奉为经典并不包含任何个人崇拜,而是因为在他们的著作中创造了一种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指明方向的新的理论,即马克思主义。它的集中表现,就是在他们著作中阐述的基本原理。”[9]要继承基本理论必须回到经典文本之中去,这是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逻辑起点。第二,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继承不是浅尝辄止地停留在表面层次上,而是继承马克思主义理论中闪耀时代精神的内容。马克思认为:“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
地创造,而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的继承下来的条件下创造。”[10]马克思主义始终融入社会实践,关注时代发展,解答时代课题,在此基础上才愈加显示出其理论的说服力,这也是实现其被无产阶级认同的前提条件。第三,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继承不能犯教条主义的错误。教条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忽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与时俱进,拘泥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一言一词,包括特殊历史时期的某些具体的论点都被神圣化。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继承要建立在其真理性的基础上,因而,这种继承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科学方法和根本立场的继承,是对其理论中依然具有时代意义内容的继承。
        另一方面,在继承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基础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需要不断推进理论创新。理论创新是面对时代挑战的理论自觉,也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始终保持生命力并能够获得人民群众认同的重要原因。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是时代的产物,自诞生之日起就与时代同行、与无产阶级共命运,在不断回答时代命题的过程中也促进了自身的发展。因此,理论创新要把握时代脉搏。对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中的重大现实问题要及时作出回应,理论才能有所发现、有所创造、不断拓展。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创新还要从以往的理论研究成果中发掘出新的内容赋予其新的形式,使之具备旺盛的理论生命力。在内容创新上,随着时代的变化在新的语境下解读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理论或者对一些以前没有展开的理论命题进一步地深入研究,并用于诠释当代的社会实践命题,为实现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提供理论依据。形式创新则是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概念、范畴的更新。这种形式的更新并非故弄玄虚、标新立异,而是由于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中部分传统的学术话语、概念、范畴与时代不能兼容,难以表述时代特征,所以需要吸收新的概念、话语形式去内化原有的内容,去解读新的时代内容,有时候甚至需要变动部分理论体系。形式的创新是为内容服务的,不能演变成经院哲学式的繁琐的文字演绎,而是寻找能与内容相匹配的最佳表现形式,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解释力得到不断提升。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历程来看,正是由于其内容创新和形式创新的有机结合才真正实现了理论的创新,凸显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文本权威,从而获得人民群众的普遍认同。
        (三)解决民生问题培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动力基础
        在实践中能否真正解决民生问题是实现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关键之所在。民生问题实质上也是发展问题,只有经济实力不断增强才能更好地解决民生问题。此外需要通过宏观调控的方式把社会资源更多地投向公共服务领域,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需要制定好科学、高效、合理的公共政策,公共利益的博弈往往在制定公共政策过程中就体现出来,因此这些政策要反映出各方面的利益诉求,尤其要重点关注弱势群体。其次,要建立健全公共财政支出体系。公共财政的支出不仅要考虑经济建设的投入更要关注与民生有关的社会公共事业并逐步加大投入比重,尤其是要向公共卫生、公共教育、公共安全、社会保障等方面和低收入群体、弱势群体以及贫困地区人民倾斜。另外,民生问题的解决还可以通过在政府指导下鼓励社会参与,“把那些适合通过市场、社会提供的
公共服务,交给各类社会组织、中介机构、社区等基层组织承担,通过市场化竞争激励机制, 提高服务效率和质量。”[11]
        (四)注重大众传媒,拓展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的传播途径
        当下,人们已经进入了大众传媒的新时代,尤其是新兴媒体在信息交流过程中快捷、生动、直观、互动,不仅是公众思想交流的平台,还成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宣传的重要载体。时下,如何充分发挥大众传媒的积极作用,拓展其传播途径对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认同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1.继续发挥传统媒体在传播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上的独特优势
        听觉媒体中的电话、广播、录音制品,视觉媒体中的条幅、标语、报刊杂志尤其是党政机关的理论学术报刊,视听媒体中的电影、电视和音像制品,这些都属于传统的大众媒体部分,它们长期以来对传播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条幅、标语以简明扼要、通俗易懂的方式对普通民众进行着国家方针政策的宣传;党政机关的报纸和理论学术刊物向来以其权威性在人民群众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传统媒体中视听觉媒体也是宣传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重要力量,“广播电台的理论宣传专栏、人物访谈专栏等通过电波把社会主义理论以受众喜
闻乐见的方式传送到千家万户,一些理论录音资料更是在相当长时期内成为理论传播的主要和最佳传播途径。而视听觉媒体中的电视台开设的理论大讲堂或者理论宣讲专题栏目、电影专题或者理论题材影片、理论专题音像制品等,更成为宣传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主要载体”。[12]
        当前,新兴媒体的崛起直接冲击着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尽管如此,传统媒体依然有很大一部分忠实的受众,成为宣传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重要渠道,有调查显示仍然有“46% 以上的人喜欢看电视评论或论坛类节目,35% 以上的人喜欢听广播新闻和时事评论,近35%的人经常关注报刊理论文章,20% 的人平时经常看理论书籍”[13]。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在巩固原有受众的基础上,利用传统媒体中党政机关的理论学术报刊权威性强、电影电视影响力大的特点吸引更多的受众进入这些传播平台。对于学术性比较强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刊物在宣
传方式上要探索大众化、通俗化的路径增加其理论的可读性,并扶持和资助出版一批质量上乘的理论通俗读物。同时,在传统媒体宣传领域要制定严格的审核制度,高举反“三俗”的旗帜,尽量减少各种不健康节目和思想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正面宣传的消解。
        2. 发掘新兴媒体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的巨大潜力
        当前,我们应该重视新兴媒体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宣传中的作用。信息网络化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宣传提供了相互沟通的新渠道,影响的受众人数大幅上升,一改受众在传统媒体中被动接受的局面,实现了信息传播的“共享共创”,很容易引起民众的关注,因而更加凸显其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中的作用。例如,更多的人选择手机和综合媒体获取新闻和相关理论,尤其是青少年越来越多地成为手机和综合媒体的推崇者,这就要求我们发掘新兴媒体的巨大潜力,探索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的新途径。
        首先,要积极探索综合媒体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传播中的应用。政府机构应该加大投资,建设综合媒体平台促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以这种直观、快捷和富有吸引力的方式传播,在与娱乐性节目竞争受众中获得一席之地。其次,“要进一步完善原有理论网站,特别是党政机关的理论报纸杂志的网站,要在办好报纸杂志的基础上,不断增加信息量,探索新形式,使之成为更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理论阵地;进一步探索手机短信、移动电视、QQ、微博等宣传方式,加强科学理论的渗透力;高度重视、深入研究、统筹规划交互媒体和综合媒体的运用,进一步发挥综合媒体的强大理论传播功能。”[14]最后,要坚持正确的舆论方向,使受众与新兴媒体在增加互动的同时尽量减少其即时性、娱乐性和随意性对理论宣传所造成的消极影响,从而确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宣传在新兴媒体传播中的主动权。
        参考文献:
        [1]王邦佐.执政党与社会整合:中国共产党与新中国社会整合实例分析[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217 .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56-57.
        [3]侯惠勤.马克思的意识形态批判与当代中国 [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32.
        [4]邬思源,陈锡喜.论主流意识形态宣传形象的调整[J].理论探讨,2005(4):131.
        [5]何玲玲,杨毅.探源与思考: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正面临被“边缘化”的危机[J].求实,2006(7):13.
        [6]江泽民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94.
        [7]王庆五等.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指导地位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187-188.
        [8]杨正武.论加强党员干部理想信念教育的时代路径[J].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14(10): 38
        [9]陈先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文本及其解读[N].光明日报,2015-8-12(13).
        [1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603.
        [11]黄家金.解决民生问题的对策思考[J].中共南宁市委党校学报,2008(2):13.
        [12]樊瑞科等.大众传媒境遇中的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论析[J].甘肃理论学刊,2013(6):26-27.
        [13]廖志诚.大众传媒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传播[J].理论探索,2011(4):19.
        [14]樊瑞科等.大众传媒境遇中的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论析[J].甘肃理论学刊,2013(6):26-27.
                                                                                                                    (作者单位:曲靖师范学院)
版权所有:曲靖市社科网
2013 Daimler AG 隐私条款 滇ICP备140003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2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