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 正文

构建以基层为导向的社会治理方式——访曲靖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陈燕
2014-09-22 16:21:46   点击: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是社会治理理念的重大转变。”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关键在体制创新,核心是人。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到城乡社区,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就实了。”
  所以要深入调研曲靖市社会治理体制问题,深化拓展网格化管理,尽可能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使基层有职有权有物,更好为群众提供精准有效的服务和管理。

  记者:社会治理的关键点是什么?
  陈燕:多年来,曲靖市基层的情况发生了许多深刻的变化。随着经济结构、城乡布局和市民居住结构的变化,社会治理出现了一些意料不到的问题,原有的体制和方式不适应,资源的整合与配置不适应,队伍的治理能力不适应等等。要破除这些不适应,关键是要明确社会治理是全社会的共同利益所在,也要依靠社会各方面的共同行动。

  记者:基层结构产生新变化,政府该如何应对?
  陈燕:究其缘由,当今基层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利益主体日趋多元,群众多样化、个性化服务需求不断涌现,政府不可能继续依循“大包大揽”的旧路。要从“撑船”向“转舵”转变,必须大胆松绑解套,最大限度激活基层自身活力。
  如何拆除条块“围墙”,拓展共治空间?如何发挥群众的主体性地位,提升基层自治能力?这是摆在政府面前的课题。

  记者:基层治理过去都面临哪些问题?
  陈燕:过去我们讲社会管理,更多是自上而下的一种纵向传导。政府事事过问、面面俱到,行政空间过密过细,反而导致基层群众的被动依赖,基层活力无法有效激活,作为主体参与的动力严重不足,阻碍了基层建设的推进与完善。
  把基层看作完成行政任务的箩筐,什么都往基层扔,很多街镇干部、办事科员总觉得有开不完的会、写不完的报告,下社区知民情听民意的时间被大大占据,群众的各种诉求无法在第一时间得到解决,真正碰到社区的突出矛盾时,处理的手段和资源也比较有限。

  记者:您认为,如何构建以基层为导向的社会治理方式?
  陈燕: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坚持源头治理,要以社会化服务为方向,要及时反映和协调人民群众各方面各层次利益诉求。因此,要加快构建以基层为导向的社会治理方式。
  一是要注重为基层群众做好服务。基层社会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生态系统,治理主体也是丰富多样的。从街镇层面看,除了居民区,还有各类社会机构、企事业单位,我们要推进的社会治理,不可能单就居民区谈居民区。所以现在的社区工作,已不仅仅是简单的访贫问苦、嘘寒问暖。很多矛盾、问题的背后,都牵扯着跨部门、跨行业、跨领域的特点。很多问题的解决会涉及多个部门、多个主体,从牵头、协调到最后问题的解决,需要各方联手共同推进,这方面的体制机制如不理顺,基层就会总是处于被动应付状态,问题和矛盾也会不断“往上跑”。要解决基层所在区域的社会性、公共性利益问题,就必须充分吸收区域内各种组织和单位广泛参与,拆除条块分割的“围墙”,发挥优势,形成富有活力的协调机制。
  二是要加快基层网络化社会管理的构建与实施,网络化社会管理是基层居民自治的创新形式,是社会治理体制不可或缺的方式、方法,它改变了传统管理从上到下的模式。
  三是要建立从下到上,从群众需求出发的为群众服务的协商对话机制。注重维护群众正当利益的诉求表达权力,及时反馈人民群众的意见与建议,要真心倾听群众的声音,要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要在倾听意见的过程中与群众建立对话、协商机制,要通过协商对话机制有效协调群众各方面、各层次的利益诉求,要及时化解利益冲突,从而实现社会治理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增强社会发展活力的价值目标。
  总之,社会治理的重心落到基层,就要坚持在党委领导下,更多地靠自治、共治、法治,把民主治理、协同治理、依法治理有机结合起来,让社会治理在基层有更高的效率、更低的成本、更好的服务、更多的民意支持。

记者:薛永壁

版权所有:曲靖市社科网
2013 Daimler AG 隐私条款 滇ICP备140003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2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