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生态立县战略 推进生态经济发展
2014-03-05 16:36:16   点击:

实施生态立县战略  推进生态经济发展
         ——关于加快生态罗平建设的思考
钱彦霖
 
  和谐优美的生态环境不仅是社会生产力持续发展和人类生存质量的重 要基础,更重要的是参与未来激烈市场竞争的后发优势。罗平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打破“滇东无旅游”的神话到如今拥有“世界最大的自然天成花园”、“中国最美的峰林”等十多张旅游明片,最根本的是得益于有得天独厚的生态资源,已经成为曲靖乃至云南不可多得的生态环境富聚区。因此,实施生态立县战略,推进生态经济发展,促使罗平的生态建设与经济建设同步推进, 环境效益与经济效益同时体现,生态文明与物质文明一起提升,是推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
  一、罗平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生态环境压力
  罗平地处滇东高原向黔西高原、广西丘陵过渡的斜坡地带,境内多种民族共融、多种生物共存、多种地貌共生,蕴藏着奥妙无穷的社会发展现象和复杂多样的生态系统,为全县人民造就了优美的生存环境。长期以来,罗平采取了一系列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重大举措,在植树造林、水土保持治理、 水库除险加固、天然林保护、节能减排、国土整治、矿山整顿、能源建设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有力地促进了罗平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但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对资源、能源的需求量日益增大,资源紧缺问题和生态环境压力显得越来越突出。
  (一)生态植被保护亟待加强
  罗平的生态系统建国以来遭受几次大的劫难。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片面强调“以粮为纲”和大炼钢铁,导致森林、草山、草场和渔业资源数量锐减,水土流失加剧和物种的生存空间逐渐缩小,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由于管理方面的漏洞和集体“统”的功能没有很好地发挥,大面积的毁林开荒、毁草开荒,导致植被破坏造成自然灾害频繁发生。进入新世纪,大中城市创建“园林城市”和探索前进的“林权制度改革”,部分森工企业和林农受经济利益驱使,许多名贵树种、生物资源和城镇周边的观赏林木,被源源不断地卖往大中城市,导致珍稀物种减少,外来物种侵袭等问题不同程度出现。1949年,全县森林覆盖率为38.9%,1963年下降到22.8%,1986年降至最低点5.5%,2009年,森林覆盖率好不容易恢复到40.1%,又遭受百年不遇的秋、冬、春连续大旱,部分林木和生态植被干涸缺水发黄枯死,凡是缺水的村寨,都是生态植被较差的地区,造成已经很脆弱的生态系统雪上加霜。
  (二)饮水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罗平虽然是云南省的四个多雨中心之一,年均降雨量1743.9毫米,但大部分处于喀斯特岩溶地区,地表贮水能力差,渗漏严重,水库集水条件薄弱,全县仅有大中小水库22座,坝塘83座,总蓄水量3956万立方米,属于典型的“水库建在天上”的蓄水薄弱地区。据有关部门调查,全县水土流失面积高达2430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80%以上。其中,强度侵蚀30余平方公里,中度侵蚀400余平方公里,裸地、裸岩石砾地和石漠化侵蚀达350平方公里。另一方面,流经县域内的南盘江、九龙河、块泽河等主要干流,由于近些年来上游植被破坏严重,开矿、采石、挖沙和生产、生活污水不经处理直接排入河流,不但导致水源水量不断减少,而且导致大肠肝菌、重金属等饮用水水质严重超标。据有关部门监测,县城近10万居民唯一的生活水源——龙王庙水库,19项监测指标有18项指标仅达三类水质标准。更为揪心的是城市生活污水、医疗单位废水、屠宰部门污水、工矿企业废水不经严格处理随地排放,承担县城排污防洪的几条大沟长期不清淤和乱批乱建阻塞,给县城和下游居民的饮用水安全埋下了隐患。
  (三)农村环境污染程度加深
  罗平是典型的农业大县,近年来经过“三村四化”、“886”扶贫攻坚工程、小康示范村等新农村建设,有效地整治了部分地方的农村环境。但是,大部分农村地区的环境污染状况尚未得到根本性的遏制和扭转,点源污染与面源污染共存,生活污染与生产污染叠加,各种新老污染相互交织的矛盾依然突出。一是农业生产过程中大量的农药、化肥、地膜的不合理使用,造成了有毒有害物质的大量残留,据农业污染源普查结果显示:农药在土壤中的残留占使用量的0.034%,化肥占3.33%,地膜占17.41%,加上罗平群众有焚 烧油菜籽和其他桔杆的不良习惯,形成了农业生产过程中水体——土壤——生物——大气立体气候的交叉污染。二是畜禽养殖业给农村环境带来一定的压力,据初略估算,全县畜禽养殖粪便产生量 2.5万吨,尿液产生量接近 3万吨,由于管理不规范,整治不彻底,乱排乱放,大面积的面源污染影响了农村环境。三是由于资金等方面的原因,广大农村没有规范的垃圾处理场所和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广阔的天地成了生产生活垃圾的天然堆放场,许多过去鱼虾成群的河流、池塘被垃圾杂物填满。环境“脏、乱、差”的现象没有得到根本整治,严重影响到农村土壤、水源和空气质量。
  (四)工业“三废”治理任重道远
  罗平工业由于历史的原因,部分企业坐落在城镇区域或处在城镇的上风口、水源上游,这些企业在自身发展壮大或为罗平经济发展做出积极贡献的同时,“三废”排放也不同程度影响到城镇居民的居住环境和生活质量。工业园区的废水没有净化设备和进入城市污水管网,有的直接排入农田,素有“鱼米之乡”的堤埂海子和大片湿地消失殆尽,有的工业废水经地下渗透,直接污染到九龙瀑布风景区。少数企业受利益驱动,周末或夜间违规偷排废气和烟尘,加上城区宾馆酒店燃烧原煤锅炉的废气排放,导致城区空气质量明显下降。2009年,全县工业废气排放总量891538万标立方米,二氧化硫排放量1760.779吨,烟尘排放量823.399吨,与三年前“创卫”时的监测 相比,已经是翻倍的数据。我县工业企业大部分是能耗高的初级加工企业,2009年产生的工业固体废弃物21万吨,综合利用率低,贮存率、处置率也不尽如人意,工业废弃场随意堆放,给矿区周边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五)景区环境质量有待提升
  罗平以其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鹊起滇东,但是,景区景点的环境质量能否确保在旅游“二次创业”中再创辉煌,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罗平突出的是山水生态特色观光旅游,在山的保护方面,近年来盲目地在景区和景区公路沿线开山取石、挖沙、取土、伐木、垒坟。许多有保护和观光价值的山体被弄得满目疮痍,有识之士认为是一种“挖祖宗山、断子孙路”的杀鸡取卵行为。 在水的保护方面,城市污水、工业废水直接或间接进入景区,导致多依河、九龙瀑布等景区景点的水质下降,许多珍稀渔类资源衰竭和消失,县域内的渔业资源已由1978年的97种减少到2009年到40余种,正象景区老百姓说的: “过去罗平有水的地方就有鱼,现在有水也养不住鱼”,“过去是大河有水,小河有虾,现在是大河阻塞、小河有渣”。由于景区景点生态环境保护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引发罗平的山水旅游品牌大打折扣。
  二、加快生态罗平建设的思考
  罗平正处于农业产业提升、工业产业转型、第三产业拓展的关键时期,加快县域内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实施好生态立县战略,积极稳妥地走好生态经济发展路子,将罗平优越的自然资源、良好的生态环境转化为经济社会效益相得益彰的生产要素和发展资本,对于推动全县经济、社会、环境的协调发展,显得尤为重要。
  (一)积极转变发展方式,切实树立“生态立县”理念
  建设生态文明,是党的十七大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要求,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具体体现,为我们保护生态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指明了方向。 一是全县上下必须牢固树立“生态立县”理念,增强紧迫感和责任感,勇于用新的信念、理念、观念指导生态文明实践,切实把生态经济贯穿和落实到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方方面面。二是要针对我县农业基础薄弱、工业消耗能源大、服务业发展滞后的产业结构特点,着力调整优化三次产业结构,围绕农业产业化着力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和农产品服务包装,围绕新型工业化着力改造提升传统加工工业,围绕商旅活县着力做强做大旅游服务产业,通过五到十年的努力,把全县三次产业比重由2︰4︰4优化到1︰3.5︰5.5。三是要依托罗平的区位、资源优势,把大力发展循环经济,低碳经济作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切入点,在决策层面优先考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按照“南轻北重”的工业发展理念,明确制定鼓励、限制、禁止发展的产业名录,作为全县招商引资和企业技改项目的审批依据。
  (二)遵循自然发展规律,科学制定生态经济发展规划
  罗平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自然禀赋,既是祖先留给后人的珍贵遗产,更是我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宝贵财富。要实现生态环境与经济社会的和谐发展,必须制定科学合理的生态经济发展规划,使经济社会围绕科学合理、 前瞻性强的规划“指挥棒”运转。一是做好中心城市规划,围绕“云南东大门” 定位,高标准制定山水休闲旅游城市发展指标体系,注重县城发展、产业支撑和历史文化三者之间的统筹协调,依托现有规模形成特色鲜明的城市功能分区,通过挖掘、利用山水文化资源,做大做美做优城市,增强城市综合实力, 彰显城市特色,增强城市吸引力。二是做好集镇规划,板桥、九龙等卫星集镇要以保护生态观光和城郊型生态农业进行生态经济发展规划,鲁布革、长底等旅游区集镇要以旅游小镇规划为切入点,发展生态休闲旅游经济,阿岗、 马街等矿区集镇要以工业园区为依托,加大项目的集中整合,正确处理好生态保护、开发建设与富民安民的关系。三是要以新农村建设为突破口,着力帮助农村规划一批布局合理、功能配套、交通便捷、生活便利的新村庄和新型社区,充分利用农村的自然地形地貌和现有资源,借景入村,使村庄与景观、村庄与自然有机融合。
  (三)实施“青山工程”,全面保护生态资源
  念好“山”字经,做好“林”文章,是生态保护的重中之重。一是要深入推进天然林管护、退耕还林还草、石漠化治理等重点生态工程林建设,不断拓展县域国土绿化新领域。要持续不断地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不断总结成功经验,把城镇周边、国道沿线、风景旅游区沿线作为机关单位植树造林示范点,划分“局长样板林”,“书记样板林”等责任区,单位包山,部门包片,包定植、包成活、包管护,科学种植,责任到人,合理管护,不能让义务植树流于形式。二是要切实加大森林资源的经营和管护力度,林业行政主管部门要加强森林火灾和林业有害生物的防控工作,严格监管森林采伐指标,严防“少批多砍”现象的发生,严肃处理偷运、贩运名木树种的行为。要充分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管林护林的积极性,我县境内的布依、苗、彝等少数民族都有保护生态的古老传统,把村寨周边的生态林视为“神林”,崇拜有加,严禁砍伐,很多汉族地区的群众都制定了严格的“村规民约”管护村寨、 水源地的公益生态林,相关部门要帮助研究、完善、推广这些行之有效的生态保护措施,调动群众造林护林的主动性、创造性和积极性。三是要认真落实造林绿化和生态保护行政领导负责制,逐级签订目标管理责任制,制定行之有效的造林、护林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奖励政策,认真落实生态林、公益林、 森林抚育等相关补贴政策,做到有任务、有督查、有验收、有考核、有效果。
  (四)实施“碧水工程”,确保饮用水安全
  水,是生命之源,是人类生存和发展之本,是一切生命赖以生存繁育不可缺少的基本条件。因此保持罗平山青水碧,确保饮用水安全,每一个罗平人都有共同的责任,必须从现在做起,从点滴做起。一是要管清水。围绕流经县域内的主要河流,集镇村庄的水库坝塘,采取植树造林与生态保护,围堰防漏与清淤治污,重点巡查与群防群治等有效措施,保护好城乡居民的水源点不受污染。要倡导管水护水的自觉性,傣族先民把水作为司水女神崇拜,纳西族把污染水源列入“东巴经”戒律,布依民族是崇山敬水民族,作为布依故乡的罗平各族群众,更应该把保护饮水安全变成每个公民的自觉行动。二是要截污水。围绕“经济要发展、排污要减少”的工作理念,专门制定工业企业、医疗单位、宾馆饭店等污水排放口的削减方案,依法实行排污许可,严肃查处超标和超总量排污等违法行为。广大农村地区要围绕新农村建设“村容整洁”的建设目标,下决心整治农村人、畜粪便随处排放,生活垃圾随地堆放的“脏、乱、差”环境,着力改变“农村污水遍地流,上游污染下游”的不良习惯。三是要治死水。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进程中,各地都有很多很好的成功经验,昆明人提出“滇池清,昆明兴”,大理人提出“洱海净,大理兴”。罗平县域内河流、湖泊相对较多,据康熙 57年(公元1718年)《罗平州志》记载,罗平古十景之一的——“太液澄波”:“城 北太液湖,波澄如镜,云影悠然,沙鸥翔集,锦鳞游泳,腊峰倒影其中,湖山胜景也”。工业文明和城市化的推进使我们的大自然遭受了剧烈的创伤,大自然已经实施了无情的报复,中央电视台“广而告之”栏目曾经播出令人震撼的画面,如果再不节约用水,那么人们见到的最后一滴水将是自己的眼泪。因此,万峰湖治理,腊峰湖、玉带湖、弯子湖保护,太液湖、西门河等综合整治必须尽快提上重要议事日程,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呵护母亲湖的水源,为罗平的发展拓展更大更广的生态空间。
  (五)实施“蓝天工程”,严控污染物排放总量
  蓝天、白云、洁净的空气质量,是经济社会发展追求的崇高目标,罗平的经济社会发展要避免走发达地区“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一是要始终贯彻落实“预防为主、防治结合”、“谁污染、谁治理”、“强化环境监管”的三大环保政策,重点对常家湾工业园区,城区燃煤锅炉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废气”排放总量进行严格监管,严肃查处偷排行为,引导并督促企业更新脱硫、除尘设备,鼓励走循环经济、低碳经济发展之路。二是要针对照壁山、“罗乃”公路沿线等开山、取石、挖沙造成的工业粉尘污染突出问题,要充分运用行政、法律、经济等手段,督促企业限期整改,推广先进适用技术, 变分散治理为集中整治。三是要加强汽车尾气治理,要部门联动,严格执法, 深入开展汽车尾气年检,道路抽检,强制安装尾气净化装置,严禁不达标车辆上路,严格执行车辆强制报废制度,逐步减轻机动车尾气污染。
  (六)增强农民生态意识,着力整治农村生态环境
  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农村生态环境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全县生态环境质量的优劣。一是要引导广大农民群众树立良好的生态理念,要让他们充分意识到,无限制地砍伐森林,无节制地污染水源,最后的恶果只能引发气候变暖、 干旱少雨、土壤板结、水土流失、动植物减少、青山石漠化、空气污染等严重的环境问题,要制定相关的激励政策,激发广大农民群众爱山护山,管水护水的积极性。二是要引导广大农民群众积极推进农村产业结构调整,九龙以上的北路乡镇,要以退耕还林还草、封山育林和核桃种植为主,加快荒山、 荒地绿化,改善生态脆弱状况;鲁布革、长底等低热河谷乡镇要以速生丰产林、果蔬、中药材等优势生物产业为主,把产业优势转化为产品优势;罗雄、 板桥、九龙等乡镇要以城郊型生态农业为主,逐步建立一批适应市场需求的绿色产品、有机产品生产基地。三是要引导广大农民群众大力发展循环型农业,鼓励农民通过青贮氨化、沼气利用等农艺或工艺措施,实现农作物秸秆、 畜禽粪便、农畜产品加工剩余物等有机废物的综合利用,解决农村生活废弃物造成的农业面源污染问题。
  (七)突出山水特色,着力提升旅游环境
  生态旅游的兴起是人们对自然环境保护意识不断增强的结果,代表着21世纪旅游业的发展方向。罗平旅游业的最大“亮点”是山水生态观光旅游, 旅游的生态环境好坏直接关系到旅游“二次创业”的成败。一是要下决心保护好旅游生态资源,加强对旅游生态环境敏感区、旅游公路沿线、旅游景区景点水源地综合防治和科学利用,重视生物多样性保护,强化对自然生态环境和景区景点污染的治理力度,引导旅游者增强生态保护意识,亲近自然、热爱自然、保护自然。二是要下决心推进休闲度假生态旅游基地建设,依托油菜花海、金鸡峰丛、九龙瀑布、多依河等自然景区景点,加大民族风情、生态农业、休闲度假、康体娱乐、科学探险等旅游基地项目的投资开发力度, 让游客留得下来,努力打造生态休闲旅游目的地。三是要下决心增强乡村生态旅游的吸引力,规范建设一批“农家乐”、“农庄乐”,生态农园、田园公园、高新农业林业示范园,改善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完备餐饮、住宿、娱乐、购物等配套功能,展示农业、农村、农家特色,从而带动旅游区农业农村经济发展。
  (八)倡导绿色消费理念,着力建设环境友好型社会
  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事关罗平每一个人,只有广泛发动社会力量和人民群众积极参与,齐抓共管,才能形成建设生态罗平的强大合力。一是要倡导绿色消费理念,充分运用多种形式的宣传手段,大力普及生态知识、低碳经济和循环经济知识,从学校抓起,编印“生态立县”乡土教材,积极培育绿色消费、节约消费理念。二是要倡导绿色消费行为,从社会公德、职业道德、 家庭美德和个人品德方面,引导各族群众爱护罗平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建立和壮大罗平环保志愿者队伍,广泛开展绿色村寨、绿色企业、绿色学校、 绿色宾馆、绿色家庭等系列创建活动,大力弘扬简约生活、善待生命、邻里和谐的社会风尚,建设环境友好型社会。三是要倡导绿色生产生活模式,提倡绿色生产、绿色消费、绿色出行,要以节能、节水、节材、节地、保护生态环境为重点,引导公众改变不良消费方式。要引导企业推广清洁生产的先进实用技术,开发具有可持续发展优势的生物资源产业和清洁能源产业,让
更多的生态产品回到人们身边,让城市居民直接享受生态改善的成果。 总之,生态是永恒的经济,我们既要在发展中创造出金山银山,更要在发展中保护和留下绿水清山。破坏自然就是损害人类自己,保护自然就是呵护人类本身。罗平必须以对历史高度负责、对人民高度负责、对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进一步增强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在不断创造社会财富的同时,永远保持“逸东大地”山青水碧、天蓝地绿、空气清新、环境优美。
 
 
                              作者单位:罗平县政协
(刊载于《新时期政协规范化管理与委员工作务实》2010年9月)
版权所有:曲靖市社科网
2013 Daimler AG 隐私条款 滇ICP备140003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2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