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西方的文学政治学
2014-03-05 15:45:06   点击:

范永康

  摘要: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西方文论具有越来越明显的政治化倾向,它是以后现代哲学为基础,以文化政治为内涵,具有自主性的新的政治文论形态。将文学与性别政治、种族政治、身份政治、生态政治等后革命的微观政治相关联,将文本形式主义与文化政治或意识形态交织起来进而构建出“文本政治学”,是当代西方文论提供给“文学政治学”的两大理论贡献。但是,当代西方的文学政治学也存在着严重的局限性,主要表现为忽视审美性和工具论的倾向,它们从反本质主义的“建构主义”视角彻底摒弃“文学经典”和“文学价值”的合法性,由此割断了文学与政治在价值论层面融通的机缘。为此,文学政治学的知识架构必须建立起鲜明的、正确的价值论维度。
  关键词:文学政治学; 文论; 文化政治; 价值论; 西方国家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伴随着民权运动、学生运动、民族解放阵线、反战运动、反核运动、生态运动、妇女运动等“新社会运动”的兴起,当代西方文论全面进入此起彼伏的“理论时期”。罗兰•巴特、阿尔都塞、福柯、拉康、德里达、克里斯蒂娃、雷蒙德•威廉斯、皮埃尔•布迪厄、埃莱娜•西苏、朱迪斯•巴特勒、格林布莱特、詹姆逊、伊格尔顿、赛义德、斯皮瓦克、霍米•巴巴等人倡导“理论”话语,加速了旨在研究文学内部规律的现代文学理论的终结。“理论时期”的文学理论发生了向“理论”的范式转换,文学理论的关键词不再是传统文学研究所关注的“审美”、“价值”、“经验”和“作品有机体”,而是“符号系统”、“意识形态”、“性别”、“身份 / 认同”、“主 体位置”、“他者”和“机构”等等。a 解构主义、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新历史主义、后期马克思主义乃至酷儿理论都超出了纯粹的“文学”范畴,以突出的政治性、批判性、反思性、颠覆性、解构性而促使文学理论呈现出明显的政治化倾向。
  政治化的当代西方文论又一次将文学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推向了理论前沿,与过去的政治化文论相比,它对这一文学理论基本问题的探讨是否获取了一种新的角度 ? 提供了怎样的新质 ? 作出了怎样的推进 ? 具有多大的合理性 ? 可以给文学政治学 b 的学科建设提供哪些启示 ? 国内学界对此类问题尚未加以认真而全面的思考和总结。
  一、当代西方政治化文论的新质
  纵观中外文论史,强调文学与政治之联系的政治化文论并不鲜见。早在古希腊时期,柏拉图便要求文学服从奴隶主贵族的政治理想 ; 古罗马的贺拉斯建构起一些规范罗马文学、为罗马政体和贵族服务的艺术原则 ; 以布瓦洛为代表的新古典主义更是建立了一套为专制王权服务的文学规范。到了近代时期,启蒙主义文论将文学看作是改造社会的工具 ; 现实主义文论则要求文学真实地揭示生活的本质,批判丑恶的社会现实 ; 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文论也毫无疑问地属于政治化文论,“从政治斗争角度来认识社会的文化、审美、
_______________
  aAntony Easthope, Literary into Cultural Studie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1991,p. 129.
  b“文学 政 治学”是国内学者刘锋杰、曾 永成、阎国忠等人试图创构的一门旨在沟通文学研究与政治学研究的交叉学科。曾永成曾名之曰“文艺政治学”,认为它是在二维交织的复合视角下形成的,“其一是审美之维,即在审美场中从审美的视角去审视政治活动 ; 其二是政治之维,即在政治场中从政治的视角去审视文艺活动”( 参见曾永成 : 《文艺政治学导论》,四川大学出版社,1995 年,第 11 页) 。刘锋杰则认为,文学政治学是文学的立场与政治学的视角交叉、融合而形成的一门学科,其主要研究内容包括 : 文学中的政治要素与政治底蕴、文学的审美性创造与政治性的关联、文学对于政治的作用及其类型、文学创作与政治体制的管理、文学政治学的批评实践与模式。可参阅其系列论文 :《试构“文学政治学”》( 载《学习与探索》2006 年第 3 期),《从“从属论”到“想象论”——文学与政治关系的新思考》( 载《文艺争 鸣》2007 年第 5 期) ,《文学想象中的“政治”及其超越性——关于“文学政治学”的思考之三》( 载《西北大学学报》2009 年第 6 期) 。


文学艺术的状况,是马克思主义的一种特殊视角”,这一文论产生了世界性影响。a 同样,在中国古代,孔子提出过“兴观群怨”说,汉代的《毛诗序》则进一步强调了文学的政治教化功能,认为诗歌可以“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使经学成为具有官方意识形态性质的政治儒学”,b 奠定了以儒家文论正统化、政治化的基调。宋明理学兴起之后,文学理论大都成为维护和推行封建统治的政治工具,其中,以周敦颐“文以载道”论影响最 大。近代的“诗界革命”、“文界革命”、“小说界革命”、“戏剧改良”运动也还是将文论推向了政治舞台的前沿。但是,与古代、近现代的文论政治化现象相比,当代西方的政治化文论已经具备了明显的新质。
  第一,哲学基础不同。随着后工业社会的来临,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西方文论获取了“后现代性”的品格,即反中心性、反元话语、反体系性。德里达颠覆了逻各斯中心主义所带来的一系列二元对立,打破等级体制,重视边缘力量 ; 福柯的系谱学揭露出权力之网对于知识、真理、主体的支配和控制关系 ; 利奥塔指出,启蒙时期的“解放叙事”、“人类的自由”已经陷入“宏大叙事”的危机 ; 德勒兹和瓜塔利鼓吹差异逻辑……所有这一切后现代话语,都为当代西方文论提供了开展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批判的锐利武器,以往的文学理论则缺乏这种自下而上的反权力哲学话语的支撑。
  第二,政治内涵有别。历史上的文论政治化主要是“政权政治”化,其实质往往是指文学理论的知识生产必须为主流意识形态服务,在极端情况下,文学理论还会被马基雅维利所指的权术政治所利用。在现代时期,文学理论也会成为吉登斯所说的旨在改变阶级剥削关系,摆脱专制权力,摆脱物质贫困或剥夺,实现自由、平等、正义等普世价值的“解放政治”的重要场
_______________
a冯宪光:《在革命与艺术之间:二十世纪国外马克思主义政治学文艺理论研究》,巴蜀书社,2008 年,第 52 页。
b张毅:《儒家文艺美学———从原始儒家到现代新儒家》,南开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6页。


域。a不过,无论是“政权政治”抑或是“解放政治”,都是宏观层面的政治,局限于古典性或现代性的范围之内。与之相反,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的文论政治主要是一种微观层面的政治,属于“后现代政治”。因此,凯尔纳和贝斯特指出 : “后现代政治在 20 世纪 60 年代开始成型。……早先对转换公共领域和统治制度的强调让位于对文化、个人身份和日常生活的强调,正如宏观政治被局部转换和主观性的微观政治所替代。”b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差异政治”,即性、阶级、种族、地方团体、宗教、国家之间的差异都成为重要的政治问题,由此“为不同发言、新型主体、以前被边缘化的叙述以及新的阐释、意义和价值打开了空间”。c后现代政治还可以理解为吉登斯所谓的更加关注自我实现、选择和生活方式的“生活政治”,但对于文学理论和文学艺术而言,更精确的表述应该是“文化政治”,它关注的是价值观或意义版图背后的权力之争。文化政治学者格林•乔丹和克里斯•威登认为,包括文学知识在内的“文化”在阶级、种族、性别的社会划分和意义再生产中扮演着重要的政治角色,社会不平等关系的合法化以及为改变这种不平等关系而进行文化意义版图的斗争往往成为文化政治关 注的中 心议题。d所以说,当代西方文论的政治化就是后现代性的、微观层面的“文化政治”化,以此迥异于传统的政治文论。
  第三,结合方式相异。过去的文论与政治的结合往往是以文艺服从或服务于统治阶级政权的方式进行的,政权政治或主流意识形态处于统摄的地位,因而经常生产出同一性、附属性的政治文论话语。而当代西方的文化政治文论极大地提高了包括文学知识在内的“文化”的地位,文化不仅被视为与经济基础同等重要,而且不再受制于资本主义的主流意识形态,因而具有
_____________
  a〔英〕安东尼•吉登斯:《超越左与右:激进政治的未来》,李惠斌、杨雪冬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70页。
  b〔美〕斯蒂文• 贝斯特、道格拉斯• 凯尔纳 : 《后现代转向》,陈刚等译,南京大学 出 版 社,2002 年,第 362 页。
  c Chris Weedon, Feminism Theory and thePolitics of Difference, Oxford; Malden,Mass. :Blackwell Publishers,1999,p.4.
  d Glenn Jordan and Chris Weedon,CulturalPolitics: Class, Gender, Race and the
Postmodern World,Oxford,UK: B. Blackwell,1995,p. 5.


自主性、反抗性和政治性等特征。文化就是政治,两者地位平等、合二为一,文化并非外在地受制于政治,它本身已经是政治的了。因此,文化政治文论是获得自主性的政治化的文学理论,它也必然是多样的、差异的、充满活力的。当代西方文论在哲学基础、政治内涵以及与政治相结合的方式等方面所获取的新质,为深入探讨文学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提供了全新的理论视野。
  二、文学与文化政治之关联
  在当代西方文论中,文学与政治的关系主要表现为文学与文化政治的关联,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新历史主义、后期马克思主义等文论派别为之提供了不同的连接路径。
  “文化政治”萌芽于卢卡奇和葛兰西开辟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在无产阶级革命受挫的历史背景下,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渐渐地不再从理论上正视重大的经济或政治问题了”,他们注意的焦点转向“文化”。 a 卢卡奇认为,意识形态领域的文化革命应该成为无产阶级革命成功的决定性因素。葛兰西第一次明确地将官方政治范畴之外的,包括大众文化在内的“市民社会”作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要场域。他们开启了以法兰克福学派为中心的欧陆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批判运动,成就了以阿多诺、本杰明雅、马尔库塞、萨特为代表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政治学。
  但是,文化政治真正成为一个时代的主题还是在 20 世纪 60 年代之后。伊格尔顿指出,大约在 1965 至 1980 年间,“政治上的极左派在陨落得几乎无影无踪之前曾一度声名鹊起。在民权运动、学生运动、民族解放阵线、反战运动、反核运动、妇女运动的兴起以及文化解放的鼎盛时期,新的文化观念就深深地扎下了根。这是一个消费社会蓬勃发展,传媒、大众文化、亚文化、青年崇拜作为社会力量已经出现,人们必须对其认真对待的时代,而且还是一个社会各等级制度、传统的道德观念正受到嘲讽和攻击的时代。社会
________________
  a〔英〕佩里•安德森:《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高铦等译,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96 页。

的整个感 受 力 已 经 经 历 了 一 次 周 期 性 的 转变”。a可见,从“革命”转向“后革命”的“新社会运动”,从“生产型”转向“消费型”的资本主义社会转型,是文化被赋予政治使命的两大重要成因。在此期间,包括文学在内的文化被政治化的学理依据有两点 : 一是英国“新左派”的文化理论。新左派重新定义社会斗争,认识到在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中,文化是政治斗争的新场所。弗朗西斯•马尔赫恩指出,新左派文化政治打破了自由人文主义将文化超越于政治的传统看法,发展出相反的方向,“‘文化’被理解为社会关系中意义的重要时刻,显然不再是自由传统中置于神龛中的实体,而被一般地赋予了一种相似的权威性。文化远不再受制于外在的政治考验,它本身已经是政治的了。据说这已经是一种更圆满的认识,是政党和纲领狭隘的习俗所无法理解的”。b 二是福柯的权力学说。在他看来,“权力”是微观的、网状的,存在于话语、制度和身份的创造之中,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这种权力观“既是令人压抑的,因为它承认权力充满在所有的社会空间和关系中 ; 同时又是令人愉快的,因为它允许并要求有各种新的斗争形式”。c 生活风格、话语、身体、性、交往等方面的微观的文化政治斗争被提上议事日程。从此以后,政治几乎可以与任何概念连接,如性别政治、阳性政治、影像政治、同性恋政治、身份政治、身体政治等等。d 大体而言,“文化政治”是指文学、音乐、绘画、舞蹈、影视等文化形式乃至“整体生活方式”,都成为意识形态运作或权力斗争的重要场域,都具有政治性。它是一种泛化的政治形式,包括艺术和文学的政治、性别和种族的政治、日常生活的政治等等。e 显然,当代西方的解构主义、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
_______________
  a〔英〕特里•伊格尔顿 : 《理论之后》,商正译,商务印书馆,2009 年,第 25 页。
  b〔英〕弗兰西斯•马尔赫恩编 : 《当代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刘象愚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年,第31页。
  c〔美〕斯蒂文 •贝斯特、道格拉斯 • 凯尔纳:《后现代转向》,陈刚等译,南京大学出版 社,2002年,第368页。
  d〔英〕阿雷恩•鲍尔德温等 :《文化研究导论》,陶东风等译,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第 229页。
  e关于“文化政治”的由来与走向,可参阅范永康 : 《何谓“文化政治”》一文,《文艺理论与批评》2010 年第 4 期,第 27-31 页。


新历史主义、后期马克思主义、生态批评乃至酷儿理论都将文学与文化政治连接起来,使之成为文化政治的组成部分,正如拉曼•塞尔登等人所说 :“这些理论在全球范围内促进了对一切话语形式的重新解释和调整,成了激进的文化政治的一部分,而‘文学的’( 研究和理论) 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多少有”a点意义的再现形式。 例如,文化政治在女性主义文论那里集中表现为“性政治”。“性政治”指明“性”是权力话语的体现。从性政治的角度,女性主义文论剖析和批判了由父权制带来的男性霸权通过文学语言、文学批评、文学史对女性所展开的异性歧视和异性压迫。她们认为,首先,父权制社会中的语言本身就对妇女构成了压迫,要推翻父权制,必须进行一场话语领域的政治斗争。其次,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任务就是挑战资产阶级白人男性所制定的批评标准和批评话语。此外,她们还加强了对女性文学史的发掘和建构,探讨了女性著述的独特性、女性文学传统的演变和规律等深层次问题。晚近的女性主义文论还将“性政治”与种族政治、身份政治、阶级政治相“结合”,使得女性文学史的书写不得不关注黑人妇女、女同性恋者等长期被忽略的女性文学传统。
  又如,文化政治在后殖民主义文论那里主要表现为“身份政治”。“身份”就是我们如何确定我们是谁的问题。在当代西方,非白种的、非欧洲的、非异性恋的、非男人的身份已经成为政治问题,“身份政治”更是后殖民主义的核心所在。后殖民主义文论对于身份政治问题的探讨集中体现在萨义德的“世俗批评”、斯皮瓦克的底层叙述和霍米•巴巴的“间性”批评之中。萨义德的“世俗批评”旨在强调文化批评与政治、知识与权力之间的关系。他对西方强势的学术、文化和文学如何建构“东方”身份等问题较早作出了考察与反思。斯皮瓦克对“底层人”和第三世界女性的身份政治问题尤为关注。“底层人”是指中心以外的、边缘化的、非主流的、无法表达自己的社会群体。其中,女性“底层人”实际上同时受到男权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双重压迫。斯皮瓦克还对“国际女性主义”加以批判,并在相关的文学批评实践中非常关切第三世界底层妇女的身份差异。霍米•巴巴将弗洛伊德、拉康的
________________
  a〔英〕拉曼 • 塞尔登、彼得•威德森、彼得•布鲁克 : 《当代文学理论导读》,刘象愚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10页。

精神分析理论与身份政治或后殖民批评联系起来,他认为,殖民者乃至被殖民者的身份是不稳定的、矛盾的、分裂的。他还从“杂交文化”的角度深入剖析殖民者、被殖民者、民族以及“散居族裔”的身份政治问题,突出了文化和身份的“间性”研究,进而解构了本质主义的文化身份观。
  三、文本政治的突显
  对文学文本内部规律的研究是 20 世纪上半叶西方文论的主要理论旨趣,俄国形式主义、英美新批评、现象学、符号学和结构主义等文论流派取得了许多重要的理论成果。他们大都认为,文学艺术作为客体独立于政治、道德、宗教的意识形态以及上层建筑甚至社会生活,“艺术永远是独立于社会生活的,它的颜色从不反映飘扬在城堡上空的旗帜的颜色”。a 这种“去政治化”的文本观受到当代文论的强烈质疑。
  举例而言,文化唯物主义批评就拒绝赋予“文学”以优先权,雷蒙德•威廉斯指出 :“我们不能以如此的方式把文学和艺术形式从其他种类的社会实践分离开来,使它们受制于那些十分专门和特殊的规律。”b 这种批评方法必然会消解文本与语境之间的界限。新历史主义文论的代表人物格林布莱特在阅读莎士比亚戏剧的实践中,就针锋相对地提出要破除形式主义批评所倡导的文本中心主义,将文学文本视为同其他文本一样的社会能量循环系统的一部分。他认为 :“(1)没有天才可以作为伟大艺术的能量的全部来源 ;(2)没有无目的的创作;( 3)没有超验或永恒的或不变的再现 ; (4)没有自治的艺术品 ;(5)没有一种无来源和目标(一个‘来自’和一个‘为了’)的表现 ;(6)没有不是社会能量的艺术;( 7)不存在社会能量的自发的生产。”c他还在《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权力形式》的引言中指出,新历史主
_______________
   a〔俄〕维克托•什克洛夫斯基等 : 《俄国形式主义文论选》,方珊等译,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1989年,第11页。
  bJonathan Dollimore and Alan Sinfield( eds. ) ,Political Shakespeare,Ithaca: CornellUniversity Press,1994,p. 4.
  cStephen Greenblatt, Shakespearean Negotiatio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8,p. 12.


义“对建立文学作品的有机整体不那么在意,而更加开放地关注此类作品,诸如作用力领域、冲突之所,其兴趣转向正统的挤压与颠覆冲动的时刻……因此,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作品不再被视为与其他表现形式相分离的、局限于自身决定性意义的一种固定的文本,也不再被视为关于文学之外的历史事实的稳定的系列反映。本书中的文学批评实践挑战了‘文学前景’和‘政治背景’安全分界的假设,或在更普遍的意义上挑战了艺术生产和其他社会生产之间的界限”。a 因此,新历史主义将文学文本与历史、社会、政治联系起来了,他们特别强调历史文本、文学文本与物质实践、文化政治之间的互动关系。
  在后结构主义那里,文本同样被政治化了。福柯认为,知识与权力达成了一种共谋关系,无论是历史文本还是文学文本,都是由语言表述构成的,是话语建构的产物,又是权力操纵的结果。文化研究理论的中坚人物斯图亚特•霍尔指出,文本所具备的“意义”不是反映论所认为的存在于客体之中,也非现象学的意向性理论所指出的作者的投射,而是“被表征的系统建构出来的”。b这种运用符号系统进行的“表意实践”,背后又受到福柯所说的“权力”的操控。文学与其他文化文本一样都属于生产意义的符号系统,阶级、种族、性别乃至年龄的不平等都源自表意实践的权力操纵。既然文本建构往往认同于某种价值立场或意识形态,并将其“合法化”和“自然化”,所以,解构主义的文本阅读也必然带有政治色彩,“所谓‘解构’阅读就是要透过分析而暴露出在‘文本’里———所谓文本包括语言作品与非语言的文化建构物———隐藏着的价值观与其建构动机,指出其建构时所隐藏的内在矛盾,看出它扶持提倡哪些价值而压制了对立的价值或假设”。 c 后期马克思主义文论将阿尔都塞的意识形态理论和文本形式主义文论资源融合起来,开创了自己的文本政治学。在布莱希特的启发下,阿尔都塞开创了从文
_______________
  aMichael Payne ( ed. ) , The Greenblatt Reader,Oxford: Blackwell Publishers,2005,p. 2.
  b〔英〕斯图亚特•霍尔 : 《表征 : 文化表象与意指实践》,徐亮、陆兴华译,商务印书馆,2005 年,第 21 页。
  c〔加〕高辛勇 : 《修辞学与文学阅读》,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年,第 13 页。


本 - 意识形态的离心结构去研究文艺与意识形态关系的新模式。马歇雷主要抓住文学“反映”的特殊性,揭示出现实意识形态与文本内部意识形态的区分,从而发掘文本深层的离心结构。伊格尔顿的文本意识形态论大致分成两个部分 : 一是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历史唯物主义哲学框架中研究文本生产与生产方式、意识形态的关系 ; 二是“站在文本之内”,分析文本与意识形态、历史和现实之间的“错位”关系。詹姆逊在旧的社会历史批评和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方法的基础上,融汇形式主义、结构主义、精神分析乃至后结构主义的理论资源,创造出别具一格的文艺“政治阐释学”。a
  四、局限与反思
  综上所述,以解构主义、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新历史主义、后期马克思主义、生态批评、散居族裔批评乃至酷儿理论为主体的当代西方文论有力冲击了以“新批评”为代表的 20 世纪上半叶“文学性”研究的总体走势,将政治斗争从经济、军事、国家、阶级领域推进到文化、文学乃至日常生活领域,使文学成为文化政治的组成部分。可以说,将文学与性别政治、种族政治、身份政治、身体政治、生态政治等后革命的微观政治相关联,将文本形式主义与文化政治或意识形态交织起来进而构建出“文本政治学”,是当代西方政治化文论提供给“文学政治学”的两大重要的理论贡献。首先,他们充分发挥出文学的政治批判功能向极权政治、等级制度、男性霸权、种族歧视发难,从而“为边缘群体、妇女、非西方团体、黑人、被统治者、精神失常者、无家可归者和所有被资本主义压迫的人们指出了一条道路”。b其次,他们将文学理论和文学进行政治化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顾及了文学文本的形式与特征,注意到权力或意识形态往往以非常隐蔽的方式编织在文学文本
______________
  a 关于后期马克思主义的文本政治学,可参阅范永康 :《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文本政治学》一文,载《兰州学刊》2010年第1期,第184 - 187 页 ; 《从文本形式走向政治——詹姆逊文艺“政治阐释学”的路径》一文,载《苏州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10 年第 3 期,第82 - 85页。
  b〔美〕波林•罗斯诺 :《后现代主义与社会科学》,张国清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年,第241页


之中。如伊格尔顿便提供了形式主义与意识形态相结合的文化批评路径,认为其关键在于能够认识到 : “生产艺术作品的历史几乎就刻写在作品的机体和结构、句子的样式或叙事角度的运用、韵律的选择或修辞手法里”。a这就与完全忽略文学性的庸俗化的文学—政治观拉开了距离。
  但是,当代西方的文学政治学也存在着严重的局限性,除了人们通常所指出的忽视审美性和工具论倾向等缺陷之外,最大的局限在于它从反本质主义的“建构主义”视角彻底解除了“文学本质”、“文学经典”以及“文学价值”的合法性,并由此割断了文学与政治在价值论层面融通的机缘。
  简而言之,反本质主义的“建构主义”方法源于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哲学思潮,特别是福柯的系谱学方法,其主旨在于分析并揭示知识或真理与权力之间历史联系的过程,暴露知识或真理的建构性和生成性,将其还原为话语构成事件,从而达到消解本质的目的。正是在建构主义思维的指导之下,伊格尔顿指出,衡量什么是文学的标准完全取决于意识形态,取决于社会的权力结构和权力关系,构成文学的种种价值判断是历史地变化着的,这些价值判断本身与种种社会意识形态有着密切的关系。他在对“英国文学”学科的兴起过程进行考古学式的考察时发现,阿诺德之所以倡导精英主义文化教育,一是因为他急于向新兴的英国中产阶级灌输传统的、贵族的生活方式,促使他们能够承担起意识形态任务,即维护宗教衰败之后的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统治阶级的利益 ; 二是因为“这一策略的真正的优点在于它将会具有控制和同化工人阶级的效果”。b 如此看来,所谓的“普遍人类价值”、“永恒真理”、“美的高尚沉思”无非是用来欺骗大众、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华丽托词而已。同样,利维斯、艾略特、瑞恰兹等人对“大写”文学的建构,也都是权力或意识形态驱使的结果。这就必然导致一个倾向,即“所谓的‘文学经典’以及‘民族文学’的无可怀疑的‘伟大传统’,却不得不认为是一
__________________
  aTerry Eagleton and Drew Milne ( eds. ) ,Marxist Literary Theory: A Reader,Oxford,UK:Blackwell,1996,p. 11.
  b〔英〕特里•伊格尔顿: 《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伍晓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23页。


个由特定人群出于特定理由而在某一时代形成的一种建构”。a像伊格尔顿一样,女性主义、后殖民主义、新历史主义文论其实都采取了这种反思的、解构的、颠覆传统的策略,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揭示出隐藏在“文学经典”、“文学传统”背后的性别、种族、身份、阶级的歧视和压迫。那么,我们不禁要产生疑问,这些反本质主义的政治批评对“文学本质”、“文学经典”和“文学价值”的解构具有多大的合理性呢 ? 一时一地构造出来的“文学经典”或许可以认为是话语—权力建构的骗局,但是,那些跨越时空、历久弥新、可以无限阅读的文学经典难道不正说明它们具有超越意识形态的和永恒的价值关怀吗 ? 刘象愚认为 : “经典应该具有内涵的丰富性。所谓丰富性,是指经典应该包含关于人类社会、文化、人生、自然、宇宙中那些重大的思想和观念,这些思想与观念的对话和争论能够促进人类文明的进步、社会的完善,参与人类文化传统的形成与积有益于人类生活。”b 哈罗德•布鲁姆也指出,文学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在于它的艺术价值,在于它的陌生性、原创性、超越性、普遍性等特质,“只有审美的力量才能透入经典,而这种力量又主要是一种混合力 : 娴熟的形象语言、原创性、认知能力、知识及丰富的词汇”。c可见,文学经典或“好的文学”具有超越话语—权力的判断标准,那就是永恒的人类价值和独特的审美创造性,而建构主义的政治文论欠缺的正是“人学”和“美学”的价值论维度,正如刘锋杰所说 : “反本质主义的思考与表达是一种知识论的架构,而非价值论的架构,它主要从知识论的角度看问题,关注一个观点是如何被建构出来的,建构过程如何,建构需要哪些外在与内在条件等等,并不询问这个建构具有什么样的价值。而价值论则要追问一个观点的形成对于人类、对于社会、对于某一个事物是否具有合目的性的作用。”d
________________
  a〔英〕特里•伊格尔顿: 《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伍晓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1页。
  b 刘象愚 : 《经典的解构与重建》,《中国比较文学》2006年第2期,第51页。
  c〔美〕哈罗德•布鲁姆 : 《西方正典》,江宁康译,译林出版社,2005 年,第20页。
  d 刘锋杰 : 《反本质主义的“建构”: 盲点摸不出大“象”来———兼论文艺学研究中的价值维度、知识维度与要素维度的共生》,《文艺理论研究》2010年第6期,第54页。


  所以,在价值论层面,我们对文学与政治的关系的理解才会打开一个新的局面。具体而言,文学和政治都有价值上的高低之分,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社会的全面进步就是“好的政治”; 具有较高审美价值的文学可以说是“好的文学”。显然,“好的政治”和“好的文学”有着共同的人学内涵和价值追求,都强调人对生存情境的感受,对生命意识的反省,对伦理选择的自觉,对公平、正义的执著,对和平、幸福的期盼,对精神家园的守望,对人的自由本质的追寻。陆贵山先生正确地指出 : “文艺所体现的人文关怀理应包含着对广大群众的政治关怀。我们所倡导和追寻的人民的、民主的、开明的、清廉的、公正的、稳定的、和谐的,为大多数人的自由、幸福和解放服务的政治是美好的、温暖的和亲善的。好的政治与好的文学总是携手合作、双向互动的,使社会、人生和文学朝着真善美的方向发展 ; 好的政治对坏的文学的监管、疏导和批判是正常的,只有这样,才能净化和提升社会风气,培养和提高人的思想文化素质和伦理道德情操 ; 好的文学对坏的政治或好的政治的某些坏的方面进行揭露和抨击是应当的,对腐败的、专横的、黑暗的、龌龊的、丑恶的、非人的社会流弊和政治病毒进行正义的诉讼和诗意的裁判,是作家和艺术家的天职。只有这样,才能使政治更加完善和充满爱意,以期增强整个民族的亲和力、向心力、凝聚力、感召力和战斗力 ; 而坏的政治与坏的文学却往往是同流合污的。”a 因此,文学政治学的知识架构必须建立起鲜明的、正确的价值论维度,对文学与政治之关系的理解不能简单化、片面化,要充分考虑到“好的政治”与“坏的政治”、“好的文学”与“坏的文学”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以此获得一个新的知识增长空间。
 
                          作者单位:曲靖师范学院
                    (刊载于中科院《国外社会科学》2011 年第 4 期)

______________
a陆贵山:《重构文学的政治维度》,《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3期,第 11 页。

版权所有:曲靖市社科网
2013 Daimler AG 隐私条款 滇ICP备140003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2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