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爨龙颜碑》中的“迁运庸蜀,流薄南入”考
2014-03-05 14:44:27   点击:

平建友

  《爨龙颜碑》是研究南中爨氏历史的重要碑刻。自清代以来,研究《爨龙颜碑》的专家学者达 20 余家,他们的著录、题跋和考释汇于《新纂云南通志•卷八十四•金石考》,其成果粲然。但仍留下尚待商榷和犹待解决的扑朔迷离的问题。碑叙爨氏世胄,谓爨氏出于芈班(子文之后),与《汉书•叙传》同。碑载汉季有班氏子弟“采邑于爨,因氏族焉”。据考证,汉季之班氏子弟在中平元年(公元 184 年)平黄巾有功而“采邑于爨,因氏族焉”。“采邑于爨”的主人是爨肃(见《〈爨龙颜碑〉中的爨地与爨姓关系探微》载《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03 年第 1 期),即爨肃是以邑(地)为氏的爨氏始祖。《爨龙颜碑》说:“迺祖肃,魏尚书仆射河南尹……迁运庸蜀,流薄南入,树安九世,千柯繁茂,万叶云兴”。长期以来,爨氏“迁运庸蜀,流薄南入”一直是个历史之谜,笔者皓首穷爨碑,直至耄耋之年,才从浩如烟海的三国、两晋的载籍夹缝中清理出“迁运庸蜀,流薄南入”的依据,今特作《〈爨龙颜碑〉中的“迁运庸蜀,流薄南入”考 》以 飨读者,并求证于大方之家。
  “迁运庸蜀,流薄南入”语焉不详,致使后人理解不一。袁嘉谷跋:“有爨肃者仕魏为尚书仆射,迁蜀流南,遂为滇人”(见《滇绎》卷二),是句笼统话,给人误以为是爨肃。李慈铭跋:“玩此碑文,似肃后人流转庸蜀,始籍南土”。(见《越缦堂文集》)但无考证。笔者考究历史,定为肃之子孙“迁运庸蜀、流薄南入”。
  一、关于“迁运庸蜀”
  迁运,即迁徙,迻徙。迁,《中华大字典》:“徙也”,“谪也”。运,《中华大字典》:“迻徙也“。庸,古国名,今湖北竹山东南有上庸故城。庸曾随周武王灭商,春秋时期介于巴、秦、楚三国间,公元前 611 年为楚所灭。东汉建安中分汉中置上庸郡,治所在上庸。《华阳国志•汉中志》:“上庸郡,故庸国……秦时属蜀,后属汉中……汉末为上庸郡……建安十四年(公元 219 年),孟达、刘封征上庸,上庸太守申耽稽服,遣子弟及宗族诣成都。先主拜耽征北将军,封郧乡侯,仍郡如故。黄初中降魏,文帝拜耽怀集将军,徙居南阳。省上庸,并新城。孟达诛后复为上庸郡。”刘琳《华阳国志校注》注四:“魏文帝黄初二年(公元 221 年),省上庸郡并于新城郡,魏明帝太和二年(公元 228 年),新城郡太守孟达被诛,又分新城郡的上庸、武陵、巫山三县为上庸郡”。
  蜀,古蜀国,战国秦置,治所在今成都市。东汉延光元年(公元 122 年)改蜀郡西部都尉置蜀郡属国都尉,治所在汉嘉(今名山县北)。三国蜀汉章武元年(公元 221 年),改汉嘉郡。魏景元四年(公元 263 年)司马昭遣邓艾、钟会灭蜀汉仍作蜀郡。《三国志•魏书卷四•三少帝纪》:“(景元)四年春,……使征西将军邓艾督帅诸军趣甘松、沓中……雍州刺史诸葛绪趣武都、高楼……东西并进扫灭巴蜀也。又命镇西将军钟会由骆伐蜀……十一月,自邓艾、钟会率众伐蜀,所至辄克,是月,蜀主刘禅诣艾降,巴蜀皆平。”《三国志•魏书•卷二十八•王凌等传》的《邓艾传》和《钟会传》也详载此事。《华阳国志•卷七•刘后主传》:“六 [ 四 ] 年春,魏相国晋文王命征(南)[ 西 ] 将军邓艾、镇西将军钟会、雍州刺史诸葛绪、益州刺史师纂五道伐蜀。……光禄大夫谯周降魏,魏必裂土封侯。后主从之,遣侍中张绍、附马都尉邓良赍玺绶奉笺诣艾降……艾至成都,后主舆榇面缚,衔璧迎之。”《晋书•卷二•景帝文帝纪》:“四年春……帝将伐蜀……于是征四方之兵十八万,使邓艾自独道攻姜维沓中,雍州刺史诸葛绪自祁山军于武街绝维归路,镇西将军钟会帅前将军李辅、蜀护军胡烈等自骆谷袭汉中……十一月,邓艾帅万余人自阴平绝险至江由,破蜀将诸葛瞻于绵竹,斩瞻传首进军,刘禅降。……天子命晋公以相国总百揆,表邓艾为太尉,钟会为司徒”。
  显然,爨肃子孙“迁运庸蜀”在魏置新城郡或复置上庸郡和司马昭遣邓艾、钟会灭蜀汉这重大社会背景中。
  按永建五年(公元 130 年)乙亥,班超之孙班始坐杀其妻阴城公主被“腰斩”,“同产弃于市“,迄中平元年(公元 184 年)黄巾起义,其间 54 年,姑且以班始非“同产”的族人班(爨)肃于 25 岁时参加平黄巾有功“采邑于爨,因氏族焉”(见《爨龙颜碑》)并官:“河南尹”(见谢丞《后汉书》,《后汉书》虽佚,唐•林宝《元和姓纂》和宋•郑樵《通志》可据)又至曹丕代汉改元黄初元年(公元 220 年)为时 36 年,即爨肃由汉入魏为“尚书仆射河南尹”(见《爨龙颜碑》)年已 61 岁。再由黄初元年至魏文帝黄初二年置新城郡或太和二年复置上庸郡,爨肃的年龄分别是 62 岁和 69 岁,又再至魏景元四年司马昭灭蜀汉,爨肃年登 104 岁,按 30 年一世算,104 年已是三代。那就是说,早已是曹魏“尚书仆射河南尹”的爨肃年事已高,当不至于在魏置新城郡或复置上庸郡时左迁上庸地;魏灭蜀汉时,肃当早已作古,更不至于迁蜀收拾残局。因此“迁运庸蜀”者当即爨肃之子孙辈,也就是说,爨肃后人迁庸在黄初二年(公元 221 年)或太和二年(公元 228 年),迁蜀在魏景元四年(公元 263 年)。至于爨氏子弟中“迁运庸蜀”的主人公是谁?当即下文的爨深、爨琛、爨頠。
  二、关于“流簿南入”
  流薄《中华大字典》:“薄,通泊,”;“泊,通薄”。“薄与泊,古字通”。《希古堂文集》:“流薄即流泊”。阮福《滇南古金石录》爨龙颜碑跋:“龙颜之祖为晋来滇。”张澍《养素堂文集》卷十九:“《蜀录》李氏将宁州刺史爨頠。又有交州刺史爨琛《寰宇志》作深,兴古郡人,今南宁县有兴古太守府君碑,是皆龙颜之祖也。”但阮、张二氏所言都无确切的时间。
  (一)兴古太守爨深
  就爨深,《新纂云南通志•卷八十五•金石考五•爨深碑》:“爨深,兴古郡人,永嘉中与将军姚岳同破李雄、仕为本郡太守,今南宁县(今曲靖市麒麟区)南十余里有兴古太守爨府君碑(见《正德云南志》卷二十一,亦见李元阳《云南通志》卷十一)。还说:“爨深战李雄,《晋书•王逊传》曰:李雄遣李骧渡泸水寇宁州,王逊使将军姚岳、爨琛拒之,战于堂狼(今会泽、巧家、东川),大破李骧军。按爨琛即爨深,以爨琛与爨深相近而误。”研究爨深与爨琛是一人还两人,因碑早佚给后人带来很大困惑。按历史记录,在战李雄和为交州刺史的爨琛前已早有兴古太守爨深。元李京《云南志略•总叙》:“晋武帝时以爨深为兴古太守。今曲靖也。”《混一方舆胜览•曲靖路名宦》:“爨深,晋武帝时为兴古太守,爨人之名始此。”明永乐九年(公元 1407 年)在鹤庆所立《寸氏墓志铭》:“故寸氏讳升。其鼻祖爨深者,晋武帝时为兴古太守,爨人之名始此。厥后支裔蕃盛于八逻四镇,至爨龙颜为宋宁州刺史,世代渐远而讹曰寸也。”考爨深为兴古太守,《华阳国志•南中志》:“太始六年(公元 270 年),分益州南中建宁、云南、永昌、兴古四郡为宁州。”《晋书•地理志》说:“宁州于汉魏为益州之地。太始七年,武帝以益州地广,分益州之建宁、兴古、云南、交州之永昌,合四郡为宁州,统县四十五”。 《晋书•地理志》又说:“太始六年八月,分益州南中 [ 数] 郡置宁州。”显然爨深来滇仕晋兴古太守在晋武帝太始六年或七年。
  (二)爨氏七世祖爨琛
  爨氏先祖功绩,《通志》:“爨氏七叶祖仕晋为宁州刺史,属中国乱,遂王蛮夷。”《新唐书•南蛮传•两爨蛮》:“西爨自云本安邑人,七世祖晋南宁太守(当是刺史),中国乱。遂王蛮中”。考爨氏七世祖即爨龙颜之祖,《新纂云南通志•卷八十五•金石考五•爨深碑》说爨深于“永嘉中(公元307-313 年)与将军姚岳同破李雄,仕为本郡太守”,这与爨深于“晋武帝时为兴古太守”的时间异。史载晋明帝太宁元年(公元 323 年),李雄遣李骧寇宁州,王逊使将军姚岳与爨深拒之,战于堂狼大破李骧军(见《晋书•明帝纪》、《李雄载纪》、《水经注》)。咸和七年(公元 333 年)李雄大举南伐,霍彪和爨琛随刺史尹奉出降。咸和九年,李氏分宁州置交州,以霍彪为宁州刺史、爨琛为交州刺史。(见《华阳国志•李特雄期寿势志》亦见《晋书•穆帝纪》)咸康五年(公元 339 年),霍彪、孟彦火并同归于尽,爨琛独霸宁州。故方国瑜说:“龙颜之祖统有宁州或始于咸康五年(见《云南史料丛刊卷一》)爨氏七叶祖即是爨琛。”
  (三)爨深非爨琛
  爨深(琛),前人记录彼此互讹。按击败李骧者,《王逊传》作爨琛《十六国春秋•蜀录》亦作爨琛,而《华阳国志•李雄志》作爨深,正德《云南志》亦作爨深,为交州刺史。《新纂云南通志•卷八十五•金石考五•爨深碑》说:“爨琛即爨深,琛与深相近而误”。按:姑且以爨深于太始六或七年仕晋兴古太守为 25 岁,至永嘉中破李雄已 62 岁,再至咸康五年(公元 339 年)独霸宁州已 94 岁,故疑晋武帝设宁州时的兴古太守爨深与永嘉中破李雄和咸康五年独霸宁州的爨深决非一人,那就是说,前为爨深,后为爨琛,爨氏入滇始祖是爨深,爨氏七叶祖当是爨琛。
  (四)爨頠
  就爨頠,《新纂云南通志•金石考四》:“爨頠或即龙颜之祖。”《十六国春秋》:“李势宁州刺史爨頠降于晋。”《晋书•穆帝纪》:“永和元年(公元 345 年)十二月,李势将爨頠来奔”,仕为宁州刺史(见《元和姓纂》)。
  《爨龙颜碑》谓爨龙颜祖、父、身三世官宁州大长。“祖、晋宁建宁二郡太守,龙骧将军、宁州刺史。考,龙骧辅国将军、八郡监军、晋宁建宁二郡太守,追谥宁州刺史、邛都县侯”,爨龙颜官建宁晋宁二郡太守,平定壬申(公元 423 年)之乱,“迁本号龙骧将军,护镇蛮校附、宁州刺史、邛都县侯”。从祖肃仕魏为尚书仆射河南尹到爨龙颜之孙硕子辈九人于大明二年(公元 458 年)为祖立碑,其间 238 年,按 30 年一世算约 9 代,则事实与碑言“树安九世合”。

                            作者单位:陆良县第一中学
                         (刊载于《云南史志》2011 年第 6 期)

版权所有:曲靖市社科网
2013 Daimler AG 隐私条款 滇ICP备140003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214号